当前位置:首页 > 两岸协议 >

两岸协议

從電信詐騙看《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

发布时间: 2017-05-29 浏览次数:

作者: 劉性仁

關鍵字:電信詐騙 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 司法互助

    近來台灣在世界各地從事電信詐騙行為之犯罪者頻頻被破獲,已對台灣整體形象及台灣是非觀感產生嚴重的傷害,我們除了感到羞愧及遺憾外,必須幫理不幫親,檢討所引發之一切後續問題,更對於兩岸司法互助的未來,感到相當憂心,對於《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及所涉及相關刑事法律刑期過輕的情況,進行全盤的檢視與探討。

    對於受害者所造成的傷害,無論是否為台灣人或是大陸人或是其他國家人民,我們都應該感同身受,同心譴責這些泯滅良心、價值觀錯亂、貪圖享受的犯罪者,然而受害對象由於涉及到大陸,破獲國家又頻頻將犯罪者送往中國大陸接受調查與釐清真相,使得台灣有心政客及媒體名嘴,炒作成為反中民粹、批羅打馬,更對於兩岸司法互助之價值性的抹滅,在單方想法下,甚至成為魔鬼的辯護人與受害者的幫兇;無論從程序面或是實質面,都已經嚴重傷害台灣整體的形象,法務部長羅瑩雪新聞稿中點出殘忍的事實。

    法務部長羅瑩雪強調,這是一個在朝在野大家通力合作的方式,她真的很不希望,台灣一堆口水把真的需要細心努力去處裡的事情攪的一團亂七八糟,現在攪局的人,可能就要面對這個局,自己去怎麼解決;她一直很擔心台灣一堆反中的言論,會使得大陸那邊一直想把時間延後。

    對於卷證的移送緩慢,造成縱放電信詐騙犯產生捉放曹結果之批評,確實可以檢討;但批評者當初對於兩岸司法互助,究竟有投多大的祝福與心力,實不無疑問;中國大陸對於電信詐騙犯罪有權調查是否有同夥之權利,大陸司法處理程序及方式,批評者也在所不問;對於許多被詐騙的受害者來說,他們的公道與正義也刻意地忽略;台灣對於詐騙行為刑度的輕微及對於程序及證據的堅持,突然變成包庇犯罪者的溫床,這樣的說法其實對台灣並不公平;但對批評者而言,因為受害者多為大陸人,批評者缺乏將心比心的體諒,使得很多的批評與質疑,缺少了是非與人道關懷。

    事實上,兩岸兩會在2009年4月26日簽署《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迄今已有一段時間,過去也有十分成功的合作案例,目前海峽兩岸對於刑事犯罪有相互協助之例,例如詐欺、毒品…等相關刑事案件上,兩岸紛紛進行司法互助;該協議首先針對兩岸的合作範圍、業務交流及聯繫主體做出了規定,協議中提到兩岸在(一)共同打擊犯罪;(二)送達文書;(三)調查取證;(四)認可及執行民事裁判與仲裁判斷(仲裁裁決);(五)接返(移管)受刑事裁判確定人(被判刑人);(六)雙方同意之其他合作事項進行合作。並且兩岸雙方同意業務主管部門人員進行定期工作會晤、人員互訪與業務培訓合作,交流雙方制度規範、裁判文書及其它相關資訊;使兩岸雙方能夠保持業務往來及交流,並透過兩會進行聯繫。

    《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不僅建立機制與構建交流和研究平臺,確立合作原則及合作範圍,當一方認為涉嫌犯罪,另一方認為未涉嫌犯罪但有重大社會危害,得經雙方同意,個案協助等事項都在兩岸共同打擊犯罪之列,此為落實法定及法律保留原則,一方面行為之處罰有法明文規定;另一方面針對這些不同的犯罪型態進行規範及兩岸合作,可以確保兩岸社會安寧。

    當然兩岸打擊犯罪範圍,是以「全面合作,重點打擊」為主要策略,且《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中,雙方同意採取措施共同打擊雙方均認為涉嫌犯罪的行為,不但明確對於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原則,同時可以對於兩岸間未來可能遇到的衝突進行說明,對於兩岸共同打擊犯罪行為進行有效確認。

    此次台灣對於卷證部分,因移交過慢導致必須釋放從馬國遣返回台的詐欺犯,《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中對於文書的送達、取證調查、罪贓移交、裁判的認可、罪犯的移交及人道探視皆屬於兩岸司法互助內容。但大陸當局對於文書送達等亦有一定的程序,如何使雙方更能熟悉相關法律及程序便是日後交流的重點。

    另外,兩岸雙方同意交換涉及犯罪有關情資,協助緝捕、遣返刑事犯與刑事嫌疑犯,並於必要時合作協查、偵辦。其主要偵查範圍為協助交換有關或涉及犯罪情資、協助緝捕刑事犯與嫌疑犯、遣返刑事犯與嫌疑犯及必要時合作。這類司法協查與偵辦有助於案件的偵破與刑事的查緝,對於兩岸來說,格外顯得重要。

    對於《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受請求方已對遣返物件進行司法程序者,得於程序終結後遣返;且受請求方認為有重大關切利益等特殊情形者,得視情決定遣返;非經受請求方同意,請求方不得對遣返物件追訴遣返請求以外的行為,由此可以看出,兩岸遣返制度已針對價值及現實情況做出合情合理的安排,在規範面具備但在落實及相互理解上有精進的空間。

    值得注意的是,兩岸司法互助不予協助部分,根據《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第15項中予以清楚的規範。雙方同意因請求內容不符合己方規定或執行請求將損害己方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等情形,得不予協助,並向對方說明;對於司法互助中保密義務,《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第16項中亦指出雙方同意對請求協助與執行請求的相關資料予以保密。但依請求目的使用者,不在此限。對於兩岸司法互助亦有限制用途;,兩岸雙方同意依本協定請求及協助提供之證據資料、司法文書及其它資料,不要求任何形式之證明。

    《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這個明確的規範使兩岸司法在互動過程中得到了依循,民眾更具有可預見性。但在雙方執行上確實還有努力的空間,《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定》之諸多內容,透過這次電信詐騙案必須隨著社會環境的變遷及兩岸情勢和犯罪型態的改變而做出調整。

    《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有其時代的意義與價值,它提供兩岸在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中的相關規範,使具體適用在兩岸任何個案中都有了憑據。它的目的當然是確保海峽兩岸人民的權益,維護兩岸交流秩序,更重要的是維持兩岸社會和諧及有效處理因兩岸密切交往所帶來之各項問題。然而隨著社會變化快速及犯罪型態推陳出新,從《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也提供我們瞭解台灣方面對於詐欺的刑度實在太低,故並沒有達成嚇阻的效果,這是從此次事件中台灣必須得到的啟發。

    總之,電信詐騙行為已經十分嚴重,台灣方面必須早日找出對待這類詐騙慣犯之有效方式,如何在社會期待與司法人權之間,取得一個平衡,台灣必須將心比心,多想想受害者,台灣社會不能理盲,必須提高詐欺刑度,更不能遇到大陸就轉彎,更應當充分認識蔡英文政府未來在兩岸司法互助協議中的角色及態度,希望兩岸在司法互助上能夠充分發揮加乘效益,使犯罪者無所遁形。兩岸司法互助及共同打擊犯罪在執行面上,尚有努力的空間,未來的挑戰尚多,特別是在蔡英文政府與大陸當局缺乏共識及互信基礎下,《海峽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定》有需要檢討及修正的必要,期盼我們能真正落實人權保障,對於受害者給予一個交代,從而締造兩岸安定和諧的社會。